放开新能源汽车限购呼声再起-河南海业新能源

放开新能源汽车限购呼声再起

指标向“无车家庭”倾斜

8月1日起,北京市将面向“无车家庭”一次性增发2万个新能源小客车指标。至此,北京市2020年全年新能源小客车指标从6万增至8万个。

增发新能源汽车指标,直接关系到老百姓的绿色出行,也承担着提振车市的重任。北京是全国最早实施、执行最严的汽车限购城市。早在今年6月1日,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就增发新能源小客车指标征求意见时,便引发了社会热议。现有计划比年初设定的指标增加了33%,足见北京为汽车限购政策松绑的决心。但也有观点认为,仅2万个指标对撬动市场作用有限,新能源汽车行业已进入异常困难的一年,指标应进一步放开。

7月31日,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信息系统发布了《关于一次性增发新能源小客车指标配置办法的通告》(下称《通告》)和《申报指南》,此次增发的2万个新能源小客车指标,全部向符合条件的“无车家庭”配置,配置办法在前期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的基础上做了完善。按照家庭积分规则排序在前2万的家庭,经资格审核通过后,最早可于10月1日获得指标。

北京市交通管理委员会相关人士介绍,此次配置办法引入了家庭积分的概念。根据《通告》,申请一次性增发指标的家庭应当确定一名家庭主申请人,代表家庭参与指标配置,并作为将来的指标持有人。家庭申请人总数不应少于2人,“北京交通中的用车矛盾较为尖锐。有的家庭一辆车也没有,全家人参与摇号却长期无法获得指标,而有的个人或家庭却拥有多辆车。此次增发设置积分规则和配额分配比例大幅度优先向‘无车家庭’倾斜,其中签概率远高于个人。”

尽管如此,2万个指标远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北京市小客车指标办公布的2020年第3期小客车指标申请数据显示,截至6月8日,新能源小客车指标申请个人共454451个有效编码。而今年54200个个人新能源指标已在首期用尽。按照“无车家庭”一家三口来计算,即使2万个指标减少6万个新能源常规轮候席位,仍有近40万人继续排队等牌。

“北京增发牌照是一个进步,照顾了部分家庭的需求。但2万个指标数量太少。”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坦言,此次增发指标照顾的范围非常有限,广大北京市民的出行需求仍没有得到充分满足。

记者问及未来是否还会继续新增指标时,上述人士透露,为促进经济社会恢复,此次新增2万个指标是一次性方案。基于北京对机动车总量的调控,以后每年都增发或放开新能源汽车指标的可能性不大,“明年新能源个人小客车指标发放也将分个人和家庭两部分进行。”

限购松绑考验交通

当前,实行汽车限购的地区有北京、上海、天津、广州、深圳、杭州、贵阳、石家庄8个城市和海南省。对一线城市而言,放宽乃至取消限购是刺激车市最直接的办法。因此,疫情影响之下,放开新能源汽车限购的呼声尤为强烈。

北京是最早实现限购政策,也是执行限购政策最为严格的城市,放开限购意义重大。“希望指标放开的力度更大。”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副理事长董扬提出,如果北京在今明两年对目前的40多万个新能源汽车申请全部应允,今年将增加20万辆以上的市场销量,可明显扭转今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下降的不利局面。如果上海、广州等大城市进一步跟进,今年新能源汽车的产销量下行局面或将完全扭转。

事实上,今年以来,国家相关部委多次发文鼓励汽车限购地区适当增加汽车号牌配额,并适当放开新能源汽车限购。目前多地已陆续宣布放宽或放开限购政策。比如,上海今年将在原有年度计划基础上新增4万个非营业性客车牌照数量。

值得注意的是,汽车保有量的上升,也对城市管理、交通秩序和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提出挑战。今年3月商务部网站公布了针对北京市无车且在轮候范围的新能源车需求家庭,上半年再释放不少于10万个购车指标,但官宣半日便以“误操作”为由被撤下。可见,北京对汽车牌照的政策是慎之又慎。

而治理交通拥堵更是北京当前工作的重中之重。依据《北京市“十三五”时期交通发展建设规划》要求,2017年全市机动车保有量控制在600万辆以内,2020年要控制在630万辆以内,每年增加的汽车指标非常明确。据***部交通管理局发布的数据,截至2020年6月,全国汽车保有量达2.7亿辆,其中,北京已超过600万辆,居全国首位。

业内人士认为,基于庞大的保有量基数,放宽汽车限购的步伐也取决于城市实际的状况,这就要求政策在刺激汽车消费增长与交通、环境等方面寻求最优解。

城市交通管理水平待提升

限购能否解决交通拥堵问题?从实施效果来看,一线城市的早晚高峰仍然拥堵严重,业内也对限购政策本身提出质疑。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在提案中指出,摇号难、中签率低成为汽车消费的政策壁垒。现有的城市交通管理水平仍有较大提升空间,从当前科技发展和国外先导国家的经验来看,充分利用国内大数据、云计算以及5G技术,配合市场化调节手段,能实现从车辆拥有管理到使用管理,再逐步开放城市限购限行。

崔东树指出,北京对进一步放开汽车指标是有承受能力的,关键要分区域释放。五环外的交通状况较好,用车需求也较高,可以研究推出限定在郊区行驶的专用小客车号牌,不纳入全市机动车保有量调控指标,以满足郊区家庭购车出行需求。他进一步表示,针对城市内的拥堵问题,可以采取经济手段,比如收取拥堵费等方式,来调节用户的使用频次和使用范围。

据了解,天津已率先推出了郊区牌照。5月20日发布的《天津市促进汽车消费的若干措施》提出,设置小客车区域指标,居住地在天津的人员可直接申领小客车区域指标。使用该类指标登记的车辆在高峰时段禁止在外环线以内区域行驶。该牌照适合于摇号未中且但急于购车,以及主要出行半径在郊区范围的市民。

来源:中国能源报